news_cf2c1472a1271747f53e0688236da0a0  

 

看中日戰第一戰後,總覺得台灣在國際賽的問題一直沒有改善過。先來說組隊的理念,日本的若武士隊很顯然的就是為了維持棒球強權,為的就是下一屆的棒球經典賽,想要在未來數十年穩固日本棒球在國際的地位,組成成員跟教練當然都是相當年輕的,小久保裕紀也是首度擔綱總教練一職;反觀中華隊,標榜作為明年南韓仁川亞運考驗中華隊實力的對抗賽中,組隊的理念當中,我們就先輸了一大截,目光淺短跟成效差距,也就立馬分高下了。

 

再更深入的檢視名單,日本隊所派出28名球員並不是所謂的明星陣容,但是以中田翔、淺村榮斗、平田良介等速球打者組成的中心打線,以這套陣容來看就是將長打交給45兩棒次,其他人負責串聯開啟攻勢,尤其其餘打者多半具有速度,能將壘間的速度戰發揮最大的破壞力,每個人分開來看或許打擊威脅不大,但整合起來的打線破壞力確實不容小覷。

 

而中華隊則是想盡方式網羅旅美、日職棒好手歸隊,賽前還有些專家認為這只是表演性質的賽事,認為日本隊只是以應付方式組隊應戰,與中華隊精銳盡出的做法相比,勝負強弱應當顯而易見的,但殊不知三戰下來,紊亂的作戰方針及調度,不免讓球迷們拋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從實戰中去分析,日本隊的這批打者幾乎都具備破壞球的纏鬥能力,兩好球前都可以看到他們全力揮擊,若是與自己設定的球路不符的,揮空也無所謂的擊球態度;兩好球後,打者也能把接近好球帶的球不斷擊出界外,投手只要一心急就會投出四壞球或是偏甜的球路而被擊出安打,也就出現了當中華隊投手老早搶下好球數,但最後要解決打者卻都很費力。不過還是有些追求反方向安打的打者,在面對速球的攻擊能力就比較不足,當中華隊幾位具有球速的投手,他們就成了打線裡面的缺陷。

news_8293463a7d877a3a2891644a738aea1a   

而中華隊的打者有不少球員具有長打能力,打擊火力與日本相比,個人認為應該是高上許多,但中華隊的打者大部分還是以擊出短程安打居多,在打席上的擊球態度,多半以此為主,相當害怕揮空的樣子,這中間也跟球路設定跟策略有關。日本的打者大多在球數淺的時候就出手了,只要球進來就是全力拉擊,中華隊的打者,幾乎會等到兩好球才打,打的也很紊亂,前兩球比較好攻擊的球數往往都放掉不說,在球路設定上也看不出打者要攻擊哪種球路,基於配球策略一定是由本壘中間往兩側發散,好球一定一顆要比一顆難打,這也說明了打第一球的打者為何可以生存,淺村榮斗就是著名的第一一球打者,有幾位大阪桐蔭高出身的打者都有這樣的特徵,平田良介,中田翔都是此校出身,三位都各自是母隊打線中的長打者。

 

另外,台灣的野手在轉傳的時候 做得總是不夠理想細膩,讓日本的跑壘員有機可乘,想起統一被西武在亞職冠軍賽再見的景象,外野在處理安打球的時候也是懶懶散散的,內野守備在趨前移動腳步爭取刺殺打者的前衝速度稍嫌不足,也都是以穩抓出局數為守備的首要概念,但相對日本內野無論如何都以雙殺為主的醒法,在處理球的速度跟細膩度上就領先中華內野不少了。

 

總結

陽岱鋼擊出本次賽會首轟,他也曾提到說:「今天的投手野村祐輔在日本時也對決過,打全壘打那球就是我鎖定的外角滑球。」可見日本職棒頂尖的一棒打者,在攻擊上也得設定球路才能有辦法克敵制勝,比較值得慶幸的是投手群的未來性及分工定調比打者部分來的明確許多,未來台灣教練團在選手調度上可能得先有更直接的做法,而不是選了一堆人,最後卻不知道該在甚麼時刻用哪位選手。

 

至於開刀的倪福德回到戰場後,很開心的看見速度有稍微出來,變化球的手感還沒有完全掌握,第二戰的先發純粹只是失投球較多,只是球路控制上的問題而已,相較於日本隊場場都有選手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台灣陣中卻沒有類似的選手能扮演領頭羊的角色,在未來也是必須解決的問題。

 

最後分享一小段賽中趣聞,根據日本友人轉述,今天日本隊先發投手連續兩個四壞球出現後,在一二壘有人的情況下,下棒打者林哲瑄端出棒子時,當時日本的球評正在解說中卻都突然傻眼的停下聲音來,他們非常震驚台灣總教練會有這項舉動,當時在場的球評有宮本慎也及渡邊久信,大家都不敢置信,最後則是以提到總教練呂明賜曾是巨人隊球員,林哲瑄是小聯盟球員來帶過這段空白。

(圖片來源:中華民國棒球協會)

 

陽岱鋼全壘打

 

 

小川泰弘8K

 

 

郭俊麟好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 Tseng 的頭像
Ken Tseng

Ken Tseng的棒球那些事

Ken 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