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乙組棒球難得可以見報,不過卻是因為被媒體消費見報;校方反對參賽而得以見報,對於自己曾經經歷過的棒球環境實在很難過。

通常「非重點發展、非甲組」的學校而言,棒球幾乎是與違反學校升學主義的妖魔鬼怪,所以校方肯定是千方百計地想要阻止棒球在校園內發展生根,也就會出現校方以藉由危險性為由而禁止學生在課餘時間從事喜愛運動的權利,我自己也在高中打乙組社團棒球,就曾經在社團活動課的時候被體育老師阻止跟同學傳接球,有的學校也許會出現相關懲罰制度。

不過若說學校不重視,其他學校與我的母校華江高中相比之下,同為乙組球隊還能有如此設施及有大學棒球、C級教練合格證照的指導老師,真的是相當幸福的一件事。

現在學校有打擊鳥籠、無數根棒子(可以人人一根練揮棒)、一台價值十萬的雙輪發球機、一個用心付出的社團指導老師(同時也是學校科任老師)、一群熱愛棒球的高中男孩。

先說說一個乙組球隊會有的生態,就我自己的個人經驗來說

所有的球具,除了某些教育部辦的高中聯賽有些車馬費、餐飲補助以外,學校幾乎是不可能承認棒球隊的存在,大都是以社團為名義生存下來的,少數如華江高中是承認棒球校隊的,但也是經過社團老師及球員們一番努力付出及成績下才有的成果。

首先我們的球是從打擊練習場淘汰的橘子球,通常他們會一大袋一大袋的賣非常便宜,紅線球那些基本上是玩不起的,不過就連橘子球都要用搶的,後來那家打擊練習場燒了以後,好像也沒有再有這樣的優惠出現了,而教練從合作社拿了幾個牛奶箱把球小心翼翼的保存起來,每次做打擊練習後的首要工作就是點球,20顆球發出去給球員練習,就要全數收回,若有一顆遺失就找到為止,我們是以這樣的態度在對待使用的球具的,至於打擊練習,在還沒有鳥籠前,我們是在單槓的中間架起網球網做打擊練習的。

至於球棒呢,當然是裂開的鋁棒,或是纏了一圈又一圈的電火布,教練還會在甜蜜點附近釘上腳踏車鐵鍊,然後就是一根可以練空揮的重量棒。

練習的時間是只有在星期五的社團課才有的,其餘都是犧牲中午吃飯午休的時間在操場上或是排球場接接滾地球這樣,再來就是六日去河堤邊佔紅土球場,不過難度相當高,曾經有隊友在紅土場上搭帳篷的趣聞,當然這也顯示出紅土場對我們這樣的半調子球隊,在當時幾乎是可遇不可求的恩賜。

平常我們會做的練習是大多是高一跟高二分開,高一就是一人發一根棒子空揮,從上課揮到下課,幾個禮拜後開始打網;滾地球從互相傳接開始,偶而還會對牆壁丟球,因為教練只有一個,所以能接到人打出的滾地球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所以我們偶爾也得客串打滾地球給隊友接,這樣才有效率。

我印象很深刻的事情是,以前為了練球補習遲到是常有的事情,練到太陽下山,教官拿大聲公趕人也屢見不鮮,幾個同學體育課約一約互相傳接球、接接滾地球也是方法之一,班級開班會、聽演講更是請公假的大好時機。

至於比賽的時候,隊長要先查球場的公車路線,翻山越嶺的只為打一場比賽。很多球場都在河堤邊或是在省道,聯外道路等等砂石車超級多,公車只能坐到某個地方,剩下的要用徒步才能到。

也只有在比賽前才能拿到一盒紅線球,這是社費辛苦攢下來的,一人一顆還要寫上名字防止遺失;比完賽後繼續坐車回學校上課,然後自己補進度、抄筆記、補考等等。

我們身上的個人裝備通常是雜貨店的假皮手套、親戚留下來的、誰誰誰不用的、老爸給的也有,有時候連球擋都穿了還在用,長襪破了裡面先穿一雙短襪再套上,哪裡有錢可以買,連跟家裡說都不敢說。

拿我自己的例子來說,我是左撇子,我的手套是國中我母親送我的生日禮物,高一練個兩個多月後線就穿了,但我還是繼續用,用鐵線穿、用鞋帶綁等等,最後實在受不了了才跟我媽說實話,左手手套很少,真皮的也都不便宜,更別說釘鞋、球褲一整套下來,4.5千塊是跑不掉的。

我不想說自己很克難,但如果說我們很熱愛棒球、一點也不輸其他棒球名校出來的球員,那大家會很開心。

我一直打到高三學測前都還在丟球,打到要指考前一個月還去比賽,只要任何乙組可以參賽的比賽,教練都會替我們報名,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隔壁班的同學因為要考試了而沒有繼續打球,結果指考考完後,他只比我多一分,然後我也有還不錯的大學讀。

現在北區高中棒球聯會,類似的南區、中區、桃園區棒球聯會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成立的組織,每年每季參賽的隊伍上百支,大家的經歷都是差不多的,建立屬於自己的制度、屬於自己的聯賽來爭取自己享受棒球的權利,大家都沒有花到學校一毛錢,有很多很多大家不知道的事情,

但不知道的事情,不能說他不存在。

諸如遭受到裁判、學校冷嘲熱諷,也不必多談,我的高中因為棒球而豐富,一直到大學畢業還在做跟棒球有關的工作,棒球一天也沒離開過我。

 

P.S.我永遠無法忘記在全國賽遇上高苑的時候,我們不僅沒有被提前結束比賽,反而打到5局結束,勝負比分是在5分之內,讓高苑教練賽後把他們全隊留下來操練到太陽下山,之後學弟們也贏過現在是甲組的泉僑高中,未來一定會有乙組球隊贏過甲組的事情出現,會有更多更多這樣的事情,我看過乙組球員可以投到130公里、也看過乙組打者打出出牆的全壘打,其實並不是一定要參加甲組才有的經驗跟體會,我以所有乙組球隊為榮,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背棄棒球,我爸說:你打那麼認真幹嘛,又不能當王建民?

這是實話,但我們能做自己的王建民、陳金鋒,這段回憶一定比整天待在鍵盤前打東打西有用的多。

又P.S. 在後來有體育績優生的制度可以藉由乙組棒球員獨立招生進入交大及成大後,學校決定贊助我們一台10萬塊的發球機,感謝當時的學務主任的認同及幫助,還有當初學校整修時順勢蓋了鳥籠及投手丘。

還有教練不顧老婆的挨罵,自掏腰包買了很多很多棒子

 

405499_2165199788440_791003681_n  395551_2165186268102_376283265_n  405800_2165206668612_342405528_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 Tseng 的頭像
Ken Tseng

Ken Tseng的棒球那些事

Ken 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Kiwi's Pa & Ma
  • 說的很好~
    這也是現在有些網路作者不了解
    為什麼我們那麼在乎有沒有去"正式場地"比賽的原因

    因為他們不了解
    也許這一場比賽
    可能讓未來的總統、未來的大公司董事長…
    一直回味自己曾經奔馳於球場
    曾和某某大聯盟球星打過比賽
    進而支持棒球~
  • 謝謝你的支持!

    Ken Tseng 於 2013/12/09 13:22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